您的位置:主页 > J汇生活 >母猪教徒的崩溃:为什幺女人要为男人没有性魅力负责? >

母猪教徒的崩溃:为什幺女人要为男人没有性魅力负责?

2020-07-18作者: 333次阅读

自从苗博雅谈及「母猪教」现象以后,PTT的八卦版就有乡民讨论苗博雅是不是乡民口中的母猪,而此一举动使得苗博雅邀请母猪教主之一的苏美进行辩论。然而因为基于种种因素,苏美婉拒了这场邀约,虽然话题仍然延烧,但是大致上也算是有了阶段性的落幕。

不过真要说到底什幺是母猪教?如果真要做一个简单又精準的解释,只能说这个现象是男人为交不到女朋友而发的牢骚而已,所以真要论母猪教现象实在是没什幺好说的。但是为什幺男人发个牢骚可以像蝴蝶拍起翅膀产生一连串的效应?或许这与男人的求偶焦虑无关,而是在于我们这个社会在价值观上是不是太在乎男人的看法。

就如同我在上一段所说,母猪教徒自认为自己倡议的理念是图一个性别平等。然而如果你真的论他们到底「争取」的是什幺,其实也只是芝麻绿豆大的小事而已——苦苦追求正妹但无果,觉得正妹要求很多但是最后却得不到他们的青睐。

跟他们的癡情相比永远比不上那种像白瑞德一样的痞子角色,于是觉得自己身为男人的颜面挂不住。但是又不敢责怪那些「不长眼」的正妹,也更没有勇气去挑战那些所谓的「坏男人」。于是他们就地图砲所有女性,觉得女人毫无见识和品味,谁不找就是不肯找像我这样的好男人。

于是他们从悲伤转为愤怒,从愤怒转为仇恨,而一旦对女人由爱生恨,他的理智线就断了。因为得不到正妹的爱,所以他们在情感的竞赛里,彻底崩溃了。

所谓的母猪教其实就只是这幺回事而已,只是很多女性主义者不愿意点出这个事实,而且试图用最友善的方式与母猪教徒沟通而已。

然而如果把同样的行为放在女人身上,你觉得这个女人会得到什幺样的评价?假使一个女人因为追求男神而最后未果,破口大骂所有男人都是垃圾。作为一个男性,你觉得你会同情这样的女人,还是觉得这个女人脑袋有点⋯⋯不太正常?但是如果你能意识到这种价值观的本质,为什幺这样的价值观让很多男人产生共鸣时,却会觉得这是女人的责任?女人必须要为男人没有性魅力负责?

这很显然的就是母猪教常言的「权力不平衡」的问题。的确,无论在两性和婚恋制度下,男女和其他性别之间存在着很多的不平等,然而母猪教以为女人因为女权地位提升,所以掌握了很多权力并且置于社会的金字塔。然而他们不想承认的是,真正掌握性别权力的,最大的始作俑者往往不是在于女性而是在于男性。

就如同上上一段所提到的例子,为什幺女人做跟男人一样的事情会被男人白眼?不就是因为这个社会一再强调男人必须要「得到」(没看错)一个女人才会被同性认同,并认为女人必须要被男人喜欢才会拥有价值(但男人却没有义务为女人能不能被社会认同负责)。

再加上这个社会充分允许男人表达自己的求偶焦虑,认为男人可以不用为自己的求偶焦虑负责。将男人的求偶焦虑视为一个很严重的问题,甚至认为女人本来有义务要解决男人的求偶焦虑而不问女人的感受。所以我们才会看到成群结队的母猪教徒鼓噪,并指着路过的女性要解决男性单身的问题。

因此我们可想而知,如果整个社会认为男性拥有比女人更多的权利可以行使某些特权,而女人的价值必须依附在男人身上。但当男人缺乏被同性认可的价值时却要女人负责,你怎幺会觉得女人的权力凌驾在男人身上?你怎幺会觉得现在的时代是「女尊时代」?

有些男人认为,他们为美女做牛做马,但是美女却不屑他们一顾,难道这不就是「女尊」的证明吗?说实话,这种现象还真不能代表什幺,一个性别的不平等并不是在于某个性别对另一个性别做牛做马多少,而是这个社会是以谁的想法当作整体社会的价值观?是这个社会较于在乎谁的想法?是这个社会比较倾向把谁当一个有感情有知觉的人,比较倾向把谁当做一个无感情的充气娃娃?

基于上述的定义,我们可以得知这个社会在价值观上更倾向于哪个性别——我们在网路和电视上经常看到所谓「男人比较喜欢什幺造型,不喜欢什幺造型」的论述,并对女人的外表进行很恶劣的品评;我们这个社会潜意识的认为男人即使不穿着打理、修身养性也依然可以得到女人青睐(但是女人一丑就没男人喜欢,进而被认为不具备任何价值)。

我们的社会觉得男人的爱好和思考比较高尚,而女人的爱好和思考则是庸俗肤浅;如果男人被女人批评(例如使用坏男人、渣男)时,我们的社会会觉得这个词很不恰当。但是当这个社会发明更恶毒的词彙批评女人(例如使用贱女人、恐龙妹、婊子、烂鲍等)时,这个社会却觉得习以为常。

当一个社会仍然使用极度物化和性化的词彙羞辱女人时,你却坚持这个时代是女尊的时代,如果这样还能叫女尊,那幺这世界上还真的没有性别歧视了。

很多男人觉得,自己苦苦追求美女,最后却无法如愿以偿地与美女交往,本身是(所有)女人施与男人最大的侮辱。但是在男人为此感到悲愤之余,不如请仔细想想,你自己对待美女以外的女性——普妹甚至龙妹,是用什幺样的态度去对待这些女性?

普妹的情况笔者我并不是很理解,但是就我所观察到的普妹,各个热衷学习,安份守己,谦虚有礼,认真的渡过每一个日子,因此她们在求学和职场上也多少会顺利的找到跟她们一样个性的伴侣。所以如果真如母猪教徒所言,想要找安份守己的女朋友,这其实并不是很困难的事情,只是对母猪教徒而言,这样的女孩子对他们来讲到底是什幺?

更不用说龙妹在这个世界的存在反而与普妹相比还要更来的艰难。君不见有很多所谓的龙妹,在学校、职场,甚至只是单纯的在外面,都要时时刻刻受到外人(特别是男性)的嘲笑、唾弃、羞辱、孤立、恐吓、咆哮、肢体攻击等霸凌。

甚至可能会因为她的外表,被剥夺做人应有的权利(比如不被受到任何形式的攻击与恐惧的权利);被断绝工作或人际上的各种机会;甚至也有可能这个人的能力被否定,人格被抹黑,导致她无论在普通交友、还是谈恋爱,甚至是她日后要寻找工作和发展,会遭遇到各种让人难以想像的险阻。然而这样的妹子在男人眼中算是「女人」吗?别说是「女人」了,恐怕对男人来说,她根本是「恐龙」、「猪」,而不是人!

所言至此,不知道对于长相普通的男性来说,你在为交不到美女女友悲愤的同时,你有没有思考过这类女性的处境?不知道对于同样也是外貌不佳的男人来说,你能不能体会这些不被视为女人的女人,她们在这个社会所遭遇到的性别困境?

这些不顺遂,对于经常把「当女人很好」这句话挂在嘴边的男性而言,你们真的觉得当女人真有你们想像中的那幺好吗?如果你真的觉得当女人这幺好,你为什幺有没有勇气放弃男性这样的身份,动个手术让自己成为真正的女人?

母猪教虽然名为母猪教,然而真要论其本质,只不过是一群充斥着贬低女性的男性优越论者的树洞,他们因为得不到「被同性肯定」的「物件」,不甘心自己得不到自己所渴望又贱斥的「物品」,因此他们不愿面对和承认自己没能力的事实。导致他们谩骂所有女人都是不洁身自爱的「娼妇」,诅咒所有女人没有他们,人生一辈子活得不滋润。儘管现代女性早已不在乎男性优越论的那一套,他们却依然用旧时期的逻辑试图去绑架所有女人。

然而他们愈试图用旧时代的逻辑绑架女性,他们反而愈不能掌握所有女性;因此他们紧张,他们恐慌,他们愤怒,他们绝望。而所谓「母猪教徒的忧愁」,也只是一个性别无法赶上时代的潮流时,为自己特权的消逝感到忧伤而已。

行文至此,我很想提出一点建议,作为本篇文章的小结。然而这个行为对母猪教徒来说,可能没有效,而且也没必要。原因是对于很多母猪教徒而言,女人本身就是要在乎男人的感受,女人本来就是要照顾男人的感受。因此当女性主义者对他们提出友善的建议时,他们抱持着一种高高在上的态度对这些建议感到不以为然;但是当女性主义者反思当前女性的性别困境时,他们又急得上窜下跳觉得女人的只字片语实在太过自私。

只能说一个人的态度决定了一个群体会得到真正的解放还是灭亡。如果对于母猪教徒来说,所谓平等的两性观就是女人凡事要听男人的,那幺你们的愿景可能永远都是梦境,梦醒以后他终究不存在。

与其抱怨女人不懂欣赏真正的好男人,埋怨女人都不懂男人的困境(其实懂,只是女人不想随之起舞)。也许是时候要问问自己人生在世最重要的究竟是什幺,而不是随着男性优越主义的圆舞曲旋转,既不满又崇拜而不敢也不想改变你心头最大的忧患源头。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阅读:

随机文章

热门文章